重新协商遮阳棚的牵头单位
2021-02-02 19:50
来源:未知
点击数:           

根据统计资料,非机动车交通守法率较未安装路口提升10个百分点,有效地改善了夏季市区路口非机动车及行人挤占机动车道、闯红灯的情况。

在杭州市城管委,记者了解到,遮阳棚安装之所以晚了两个月,是因为遮阳棚需要重新审批,同时,城管委景观处认为按照规定遮阳棚上发布商业广告需要通过招投标方式进行。

在杭州,与王女士有着相同疑问的市民还有不少。据杭州公安交管局反映,入夏开始每天都会有市民打电话询问遮阳棚的安装情况,与往年相比,今年遮阳棚的安装时间的确是延后了不少。

今年,杭州市除了安装533顶传统的遮阳棚外,还推出了36顶新式遮阳棚。

“前几年的这个时候,市区大多数路口的遮阳棚都已经安装好了,可是今年到现在还没动工,我还以为不准备安装了。”王女士向记者提出了她的疑问。

家住杭州市密渡桥路的王女士告诉记者,她从5月份开始就向市交警支队打听今年遮阳棚的安装时间,但是得到的答复总是相关材料已经提交,有关部门正在审核,需要走完流程。

现在,按照每晚安装20顶遮阳棚的速度计算,整个主城区全部560多顶遮阳棚需要40天时间才能完成安装。

“政府部门应该从以人为本的角度出发,更加主动地沟通协调解决,而不是部门之间相互推来推去,更不应等到市长亲自出面协调才特事特办。”章剑生说。

而整件事的症结就是,相关部门不能够确定究竟由哪家单位为主体牵头开展遮阳棚工作以及户外商业广告的审批。

记者在杭州市公安交管局了解到,遮阳棚不仅是民生工程,也为非机动车交通管理作出了贡献。

今年杭州市的遮阳棚为何迟到了两个月?装遮阳棚这样具体的事情为何还要市长亲自协调?政府依法行政该如何处理好效率与规章、法理与人情的关系?记者就此展开了一番调查。

酷日炎炎、骄阳似火,这几天,浙江省杭州市的最高温度连续突破37℃,地表温度最高达55℃。

往年5月开始,杭州市南来北往的街道路口,就已出现了为行人遮蔽太阳的遮阳棚,那一顶顶蓝色的、绿色的遮阳棚为酷暑中的人们送来了丝丝凉意。但是今年,遮阳棚却迟到了两个月。

按照杭州市城管委景观处的说法,今年2月份,城管委就此已经同市文明办等部门沟通,重新协商遮阳棚的牵头单位,但未得到相应答复。遮阳棚审批、招投标一事也就此拖延下来。

可以说,遮阳棚不仅为行人提供遮阳避雨的条件,也成为了杭州市治理交通违法现象的又一高科技武器。

记者找到了遮阳棚的安装企业,企业负责人孙经理说,按照惯例,以前的遮阳棚都是由他们负责安装、拆卸的,经费由企业自己承担。

诚然,行政审批、招投标都是政府依法行政的内涵,但是,依法行政也不外乎以人为本,满足人民群众的需求才是硬道理。相关部门以行政主体、行政审批、招投标等名义,让市民苦等两个多月,是否同样存在行政作为不积极等问题?

“从社会服务功能的角度来,安装遮阳棚是一项为民办实事的工作,不能夏天过去了一半才安装完成,的确存在一定的行政作为不积极的问题。”曹水萍告诉记者。

政府部门通过“文明出行、添一片阴凉”活动,为等红灯的市民遮阳挡雨,同时希望以此减少红灯时骑车越线的现象。

《法制日报》记者从杭州市公安交管局获悉,在杭州市新任代市长张鸿铭的亲自协调下,从几天前开始,迟到两个月的路口遮阳棚终于开始批量安装了。张鸿铭说:“反对官僚主义,不能光说在嘴上,更应该落实在具体行动中。实实在在为老百姓解决实际问题,这也是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的重要内涵。”

新的遮阳棚改变了立柱式框架设计,采用了无障碍斜拉悬挂式设计,外观上更加美观,另外不占用非机动车道路面,对骑车的人来说也更方便、安全。

据了解,在杭州市区路口非机动车道安装遮阳棚是从2008年开始的,发起单位是市交警支队与市文明办。

今年6月初,有关企业在杭州市天目山路与教工路口安装遮阳棚时,城管委就以未经完成审批和招标程序为由,将已经建好的遮阳棚进行切割拆除。

既然老百姓都希望政府快点装好遮阳棚,有关部门也在做这个工作,为什么要拖到现在,让行人多晒一两个月的太阳呢?

7月3日,在杭州市代市长张鸿铭的主持协调下,相关部门才以“特事特办”的原则审批通过了安装遮阳棚的方案。

浙江省政府法制办政府法律事务处处长曹水萍也阐明了她的观点,今年,浙江全省推广政府合同备案制度,规范政府合同行为,杭州市城管委等部门要求对遮阳棚开展招投标是依法行政的表现。

而棚顶采用钢架结构和pvc膜,具备抵抗12级台风的能力,在台风季节也无需拆除,适合杭州常年使用。

此后,遮阳棚受到了杭州市民的一致欢迎,成为夏季路人不可或缺的“阴凉地”、“避雨处”。

南京、宁波等省内外多个城市纷纷来杭取经,此项工作在全国各地推广开来。

而且,按照惯例每年10月下旬将拆除遮阳棚,那么,今年杭州市民能够享受遮阳棚带来的便利时间仅一个多月。

在杭州体育场路保俶路口,记者看到了一顶已经安装完成的新式遮阳棚。

对此,浙江大学光华法学院教授章剑生认为,行政审批和招投标都是法律赋予政府的权力和义务,相关部门按照法律的规定开展行政审批和招投标固然是正确的,是法治政府建设的体现,但“政府部门在行使具体行政行为时也应该要打打‘提前量’,不能以行政主体不明确为理由相互‘踢皮球’”。

据悉,2008年至今安装遮阳棚正好满5年,根据杭州市交警、城管、文明办等8个相关部门与企业签订的协议,路口安装遮阳棚需要每5年进行一次审批。

企业则通过广告的方式“以棚养棚”,换句话说,通过招租在遮阳棚上发布广告,获取相应的资金。

审批的内容包括临时占用城市道路审批和户外广告审批两块。临时占用城市道路审批是指,是否允许在城市道路搭建临时建筑物。户外广告审批则是涉及关于户外广告设置的审批,比如遮阳棚上印的广告。

但是,就是这样一件利民为民的实事,今年却在杭掀起了一阵不小的质疑……

遮阳棚上还安装了视频检测系统和语音提示器,具备了执法功能,一旦等候在区域内的非机动车越线,它就会发出提醒。当红灯亮起时,记者一只脚刚跨过停车线,系统就自动响起了“您已越线,请退回停车线”的语音提醒。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gjbgfz.org.cnatt连环炮翻牌机下载-北京赛车网址-申慱官方网站版权所有